网站首页

省级动态: 文件通知 工作动态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联系我们 学位考试与招生动态: 学位考试 研究生招生资讯 相关链接: 湖南省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学会  

 

学校动态: 研究生工作 高校学术活动 研究生文体活动 研究生能力竞赛 导师风采 优秀研究生 创新工程 研究生社会实践 研究生教育资讯 课程与资源建设

博士基本学制延长利弊几何?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5-8-20 11:58:55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发布全面深化博士生教育综合改革若干要点,此次改革的一大亮点是:从2016年起,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学习基本学制从3年延长至4年。

  其实,延长博士基本学制,并非中国人民大学首创。早在2004年,北京大学硕士起点博士生的基本学习年限就由原先的3年改为4年。近年来,也有多所高校探索将博士学制由3年延长至4年。

  那么,为何要延长博士学制?延长学制会带来哪些影响?如何理性看待博士生教育学制改革?

  近六博士延期毕业

  何时毕业,一直都是一个让博士生头疼的话题。曾有博士生自嘲:“庭有枇杷树,博一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你毕业了,我在读博士;你结婚了,我在读博士;你生娃了,我还在读博士……”

  据《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教育事业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预计毕业博士生人数为117978人,实际毕业博士生人数仅为48987人,计算可得出延期毕业率为58.48%2011年我国预计毕业博士生人数为125153人,实际毕业博士生人数为50289人,计算可得出延期毕业率为59.82%。国务院学位办的全国博士学位获得者数据库显示,2011年至2012年,全国博士获得者的平均学习年限和时间范围均达到4.3年。

  厦门大学自2014年起将博士生学制由3年延长为4年。该校对近5年的博士生毕业时间进行分析后发现,博士生在3年学制内准时毕业率偏低,按时毕业率不到40%。因此,3年的学习时间已明显不适合博士生培养,而博士生经过4年的学习后,毕业率基本上能达到合理水平。

  除了厦门大学外,2007年,复旦大学宣布将博士生3年为主的弹性学制调整为博士生4年为主的弹性学制。从2012级开始,复旦大学对中文、历史等部分专业的博士生实施4年学制。华东师大从2012级博士生开始,已在全校范围实施4年学制。

  延长学制有赞成有反对

  将博士生学制从3年改为4年的举措,得到不少博士生的支持,在他们看来,学制延长1年,意味着论文发表的周期也相应变长。

  在接受钱江晚报采访时,浙江大学某理科专业博士在读的陈同学说,没有达到毕业标准是延期的主要原因:很多高校要求学生答辩前在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比如浙大比较教育学专业,要求在学校规定的一级刊物上发表一篇与学位论文有关的学术论文,或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两篇与学位论文有关的学术论文。

  据悉,大部分高校都对博士生科研成果有明确要求。如华南理工大学要求,博士生在校期间要达到至少有一篇英文论文发表、一篇论文被三大索引收录、一篇论文署名第一作者、一篇论文以在校博士生身份发表;上海交通大学规定,博士生在校期间须发表两篇以上高水平论文,理工科博士生至少有一篇论文被SCIEI收录。

  对于这些要求,学制变长,可以让博士生有更充裕的时间准备研究课题内容,一定程度上避免在之前3年内完不成学习和研究任务的尴尬。

  但同时,也有人认为,“3年就已经够折磨了,还要加1年实在太痛苦!”“读完都老了啊,还要结婚生娃呢。”“如果从一个人的职业生涯来看,把30岁作为起点也许真的太迟。”以此来质疑学制改革拖长战线,不利于学生毕业后的发展。

  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华东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教授侯定凯指出,延长学制本身也许会造成导师资源的紧张:“对于导师来说,博士生学制为3年时,他同时需要指导3届学生,延长一年后,他就需要带4届学生。这增加了他的责任和压力。”

  何看待博士学制改革

  学制改革能否破解目前博士生培养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在接受钱江晚报采访时,浙江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梅伟惠表示,关键是要对博士生的培养方式和考核标准进行改革。延长学制的同时也要求高校重新制定培养方案。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郑若玲认为,学制改革能对博士生生源起到一定的过滤作用,因为学制延长会使之前希望在短期内“混”一博士文凭的学生对读博心生退意。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袁本涛曾撰文建议,除了学制改革、明确年限之外,也要对博士生学习年限进行弹性化管理,兼顾不同学生特质、不同学科特色、不同院系文化而设置博士生学习年限的区间范围。对博士生学习年限的规定也应力戒“一刀切”,既要允许特别优秀、做出原创性成果的学生在更短的时间内获得学位,又要对超过基本学制的博士生进行适时监控,督促其在规定的最长年限范围内完成学业。

  侯定凯认为,改革除了简单延长学制之外,还应整体重设培养计划。“如何利用好延长的这一年时间特别重要。事实上,如果不是整体上重新设计4年的培养计划,只是让学生在实验室里为他们的导师多做一年工,那意义就不是很大了”。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吴晓求在接受中国教育报记者采访时说:“提升国际性是学校4年制改革的核心环节之一,目的是鼓励和支持博士生在学期间出国进行为期半年到一年的学习或联合培养,开阔博士生的国际视野,培养国家急需的国际化水准的高端人才。”

本文转自《中国教育报》20157271